設為首頁 | 收藏本站 | 聯系我們  
網站首頁 關于贏家智略 企業內訓 公開課程 管理咨詢 專家團隊 誠聘英才 聯系我們
 
      近期公開課程
      優勢內訓課程
      贏 家 視 點
     當前位置:合肥贏家智略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|合肥企業培訓|安徽企業培訓|安徽汽車營銷培訓 >> 贏家視點 >> 正文顯示
   
三星的極繁主義與蘋果的極簡主義
三星的極繁主義與蘋果的極簡主義
【作者/來自】網站管理員 【發表時間】2013-3-21 【點擊次數】1880

我們的手機能做什么確實影響著我們對自我的感受。把硬件規格和創新的應用放在一邊,蘋果在把握我們的自我感受方面可能比三星更準確。它不會過多說明它能為我們做什么。

難道技術這個詞的內涵放在不同國家時,也會像文字的翻譯一樣發生背離嗎?在一段令人眼花繚亂的宣傳視頻中,萬眾期待的三星Galaxy S4于上周在紐約的無線電城音樂廳(Radio City Music Hall)閃亮登場,給大家帶來了一場堪比火箭女郎(Rockettes,當今世界最著名的舞蹈團之一)舞蹈秀的發布會。很多人將發布會形容為“超越頂峰”,暗指三星的發布會有點用力過猛。一些批評則更為尖銳,比如CNET的莫利·伍德(Molly Wood)這樣評價發布會:“五音不全且令人吃驚地充斥男性至上色彩。”

我們往往將技術視為科學的產物,因此,它在文化上是中立的。但人類做的事情里沒有一件在文化上是中立的,我們的技術中同樣飽含了我們的偏見和渴望,如同小說或電影一樣。非常明顯,韓國公司正在努力抗衡美國公司的文化霸權。宏觀經濟學家和文化批評家會叫好,但它將美國的智能手機消費者置于何地?

將周四鋪張華麗的發布會上的載歌載舞與身著黑色高領衫的史蒂夫·喬布斯獨自一人站在聚光燈下、更具存在主義的形象進行對比,你就能充分了解三星和蘋果之間存在的典型差異。這是巴斯比·伯克利(Busby Berkeley)與薩繆爾·貝克特(Samuel Beckett)、極繁主義與極簡主義之間的差異。

一方面,更多就是更好。S4比iPhone 5擁有更高的屏幕分辨率,像素幾乎多出兩倍,更大且更快。同時,市場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的分析師查理·格爾文(Charles Golvin)也指出:“真正的區別在于其手機硬件上搭載的軟件。例如支持兩個攝像頭同時拍攝并合成為一張圖片、可將語音轉文字和將文字轉語音的內置語言翻譯等,三星的軟件表現得到大幅提升,這轉化為其提供給用戶的眾多全新體驗。”

在我觀看三星拼湊起來的這段產品介紹視頻時,我震驚于它看起來與美國的受眾是如此的格格不入。S4市場宣傳的中心思想是手機是一個“生活伴侶”,它可以“讓你的生活更豐富、更簡單、更充滿樂趣。”網站上的文字就很說明問題:

作為一個真正的生活伴侶,三星GALAXY S4使我們的關系更緊密并幫助我們捕捉相聚時的美好瞬間。它的每項功能都能簡化我們的日常生活。此外,它還對我們的健康備加關愛。簡而言之,三星GALAXY S4始終伴您左右。

這款手機本身包含16款名稱各異的功能,其中一些創意十足,令人印象深刻,該市場推廣簡介希望滿足四個訴求。S4可讓:

日常生活更便利;生活更有趣;關系更緊密;健康受關愛。

首爾,我們有一個問題。美國人不這么看他們的手機!

三星的意圖清晰而誠摯。在三星網站一份充滿哲理的聲明中,它說:“我們所有的產品……都能讓生活變得豐富多彩。這就是打造一個更好的全球化社會的全部意義所在。”這番話既體現了令人贊嘆的勃勃雄心,同時也反映出一種幼稚的認識,它將技術對社會的影響看得過于簡單化了。

三星在對同一個意思的重復表述中存在著一種家長式作風。你的電話讓你的生活更便利,因而更有樂趣。當我們的生活更有樂趣時,我們與其他人的關系會更緊密,我們也會更好地關愛自己。也許智能手機已在不同社會中造成了此種影響,帶有更多的集體主義傾向。但在超級崇尚個人主義的美國,由iPhone領導的智能手機和其他移動設備只是自娛自樂的工具。

要想說明這在蘋果的市場宣傳中是如何體現的,最好的例子就是看一下iPad 2的30秒廣告,這是史蒂夫·喬布斯在世時介紹的最后一款產品:

廣告標題非常簡單:“我們相信(We Believe)”,這支廣告講述了“當科技擺脫了原有模式時,一切會變得更愉快,甚至充滿神奇。這就是你飛躍向前的時刻。”這基本上就是蘋果公司的使命宣言。它更多地講述了神奇,而不是管理。

相比三星,蘋果不相信新產品能改變你的生活。蘋果知道它其實已經改變了你的生活。所以它傳遞的信息實際上可以非常簡單,因為它所召喚的,是眾多此前已然存在的、高度正面的聯系。在蘋果對iPhone 5進行的長篇介紹中,喬納森·艾維(Jony Ive)說:“鑒于人們與其蘋果手機間建立起來的獨特關系,我們對改造手機持非常嚴肅的態度。”Fast Company的設計編輯克里夫·庫昂(Cliff Kuang)寫道:“隨著時間的推移,蘋果自身的設計愈加趨于保守。”他甚至大膽表示:“蘋果可能已經發展到了公司對設計造成壞影響的地步,因為他們的范例限制了其他人對優秀設計的想象力。”

三星從事的是一個開放而非閉塞的行業。它希望通過改進手機而改善整個世界的生活。三星的使命可以說比其美國競爭對手(指蘋果公司)更值得稱道,后者看起來把絕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改進手機上,但它也同樣發揮了生活調味劑的作用。在很多方面,我都認為眼下對兩家公司而言,軟件設計是最重要的問題。Galaxy S4和iPhone 5在硬件設計和制作工藝方面都是一流的。但蘋果讓喬納森·艾維同時負責軟件和硬件,因為它知道消費者之所以對iPhone趨之若鶩,不在于手機是什么,而在于手機能做什么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三星在S4上推出了一堆內置軟件應用(并能夠向數量更龐大的第三方軟件借力),美國消費者可能會也可能不會買賬。三星的企業理念認為我們應該買賬,因為這些東西不論對我們個人還是社會都是好的,能改善我們的生活和全球的社會,但那不是我們美國人的菜。漢堡比花椰菜受歡迎,老兄。

這是我對同一個問題的反復贅述。我們的手機能做什么確實影響著我們對自我的感受。把硬件規格和創新的應用放在一邊,蘋果在把握我們的自我感受方面可能比三星更準確。它不會過多說明它能為我們做什么。

關閉
Copyright 贏家智略管理咨詢培訓網 皖ICP備12012749號 服務熱線:18656509373
竞彩网首页